新澳门娱乐网址

     您现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澳门娱乐网址 > 闪亮新澳门娱乐网址人

    圆满的圆

    记城开路B2合同段3臂凿岩台车机手的1天

    发布人: 来源: 图片作者:周 剑 文章作者:周 剑 发布日期:2019-04-08 点击:

    “1天”到底该如何定义呢?也许有人会说,是太阳的东升西落,是日历的更替翻折,亦或是顺时针的嘀嗒轮转,我想这些都应该是属于普通人的“1天”。对于3臂凿岩台车机手而言,“1天”就好像是一个“圆”,无所谓明确的开始,亦无定义般的结束,工作早已融入这样的生活里,他默默无闻地坚守好自己的岗位,为城开路B2合同段专业分包项目施工建设奉献着无悔的青春。如果我可以通过手中的笔来记录下这岁月长河里的一抹剪影,那么这“1天”就从他来开始吧。

    他,名叫冯祥权,1990年生,重庆巫溪人氏,来到城开高速路B2合同段已经1年有余,现任3臂凿岩台车4号车班组长,3#臂司钻,是项目部里最年轻的操作手。虽然年纪小,但是经验可不少,自2010年参加工作以来,曾在中四川西昌锦屏二级水电站项目操作阿特拉斯353E全液压台车,北京振冲的南大梁高速路渠县段项目操作阿特拉斯XL3D全液压台车,在拉林铁路巴玉隧道项目操作阿特拉斯XL3C全电脑台车,这些丰富的工作经历给于了他宝贵的工作经验,加以勤奋负责的工作态度,使得他能荣获“城开高速路B2合同段2017年度优秀员工”的光荣称号。在3臂凿岩台车操作这一行业当中,他无疑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。今天,通过这位年轻而又帅气的主人公(后文称呼“小冯”),来向大家呈现这“1天”当中的平凡与美好!

    工地的夜晚并不像村落里的那般恬静,夜色浓抹的山峦也无法包裹住作业的哄隆声,伴着春风的轻柔,浸染了每一个宿舍中缤纷的梦。2019年3月28日凌晨4:05分,进口右洞掌子面湿喷支护作业已经结束,现场值班人员已经通知测量组准备测量工作,湿喷班组已经开始收车出洞。4:20分湿喷台车出洞,在维修车间做台车清洁工作,现场值班人员老陈,拨通了电话:“喂,小冯,准备打钻!”“好,要得!”寝室中被电话吵醒的小冯答道,挂断电话,搓搓睡意阑珊的脸颊,起床,边穿工作服边打电话通知组员准备上班。1天就从这个电话,伴着还未褪去繁星的夜空,开始了!小冯第一个来到宿舍楼下,走到洗衣台处,习惯地用冷水搓了搓脸颊,褪去睡意,急步走向维修车间,等待着组员的集合。4:30分,所有组员集合完毕,小冯开始每班前的讲话:“大家注意了哈,检查一哈安全帽、口罩、耳塞、手电筒、激光笔都带好了没得,嘞个班打右洞,等哈儿施工员要给我们现场交底,大家仔细听哈,不要搞错老。好嘛,斗嫩个,检查哈台车,准备进洞!”话音一落,组员就各自按照惯例检查3臂凿岩台车的状况,“小冯啊,咱这车2#臂推进回油管磨滴有点厉害了,得备1根,怕爆管儿啊。”张武军边检查自己的2#臂边说道,“要得,我去拿!小冯答道,随即打开维修集装箱,取出1根油管,放在随车工具箱处。我提醒道:“权儿,你都不看哈型号迈?拿错老啷个办?”小冯笑道“不得,嘞些管子我还不清楚迈,认错老堂客也不得拿错管子!”大家哄堂大笑,我本来还有的几分倦意,也被这“俗透”了的笑话一扫而空。笑过之后,小冯和刘长其分别攀上4#和3#台车的驾驶楼,和组员确认设备正常以后,起动马达,发动机的轰鸣声如同启航的号角,也在预示着新一轮的工作即将开始!

    两辆台车分别驶出修理间,慢速前行,在胡彬、李利等其他组员的指挥下,通过风机台架,养护台车,二衬台车,挂布台车,最终顺利到达掌子面,长时间的磨合,使得组员之间的配合达到了一定的默契,一切都是显得那么自然,此时,洞内测量已经结束,炮工已经准备就绪,时间4:55分。台车停放就位后,值班施工员陈金明把操作手和协助钻孔的炮工集合在一起,进行现场的技术交底,和往常一样,就上一炮中出现的问题,和这一炮钻孔的技术要求做一个交流,大家进行简单的沟通,确保钻孔准确,不同的是,今天有欠挖处需要处理,还要打加深炮孔。大家点头确认后,开始接通大电和水管,一切准备就续,5:10分开钻!

    机手们纷纷点开操作台上主电机的启动按钮,然后对点,开水,开旋转,冲击,推进,熟练的完成第一步——开孔;然后对孔,旋转,高冲,推进开始第2步——钻孔。看似简单的分解动作,实际组合起来,又有行云流水的操作,以确保最短的钻孔时间,这是相当困难的。不同的断面,加以不同的爆破方案就有不同钻孔方法,同时还要根据钻孔作业时的钻进速度、声音、冲击压力、旋转压力、水压等各种因素来判断工作是否正常,以及分析不正常原因。除此之外,机手还要根据岩层状况,结合钻孔时的反水颜色,各项压力等因素来判断该孔是否存在塌孔的可能,是否需要铣孔,因为一旦塌孔,紧后的装药工作就可能受到严重影响,造成时间上浪费,甚至影响爆破效果。然而,这一系列的操作,高集中精力的观察,分析与判断都是在高噪音、高温度的环境下完成的,常人完全无法想象。钻孔时的噪音有多大?通俗的解释就是面对面的说话基本要靠喊,所以钻孔时,机手之间,同指挥人员之间的沟通基本是看手势,因此,钻孔过程中我并没有同机手们有太多的交流,不是我不想,而是我不能!默默地看着他们操纵着设备,凝神专注,汗水浸湿衣衫,从地面仰视驾驶楼上的一个个背影,有那么一瞬间,我出了神,仿佛感觉即便是平凡也可以显现得那么伟大,震耳欲聋地噪音也仿佛是那开山破土的激昂凯歌!

    7:30分,4#车2#臂油管爆了,停机!“看吧,我就说这个管子要完犊子了,还好备了1根。”张武军操着一口北方口音说到,“老张,闭上你那个乌鸦嘴”小冯玩笑道,“胡彬去工具箱把油管和扳手拿过来。”“还好备了1根,赶紧换完,快打完了,早点下班。”胡彬边走边说,俨然一个动作灵活的胖子。几个人动作熟练,很快的更换完油管,7:45分继续开钻。8:10分所有钻孔工作结算,开始处理欠挖,8:24分工作结束,收车出洞。本次作业共完成194个孔,孔深4.2米,加深炮孔孔深8米的3个、16米的2个。

    出洞时已是天已大亮,城口初春的气温乍暖还寒,微风中带着丝丝,但还是难去机手们疲惫的神情。小冯留在最后,等设备停放整齐,检查完毕,做好记录,跟维保人员交代清楚设备情况以后,才拖着疲惫的身躯,回到宿舍,换掉工作服,去洗澡。我坐在宿舍等他,虽然是工地的宿舍,但根本不是想象中的脏乱差,地面打扫得很干净,工作服都是整齐地挂在墙上,每个人的床铺也是干净铺平整齐,还有养着平时山上挖来的兰草,虽然花季已过,但油绿的叶子还是给宿舍增添了不少的色彩。没过多久,小冯回到宿舍,吹干头发便躺在床上,我说“准备睡了吗?不吃点早饭?我请你!”“算咯,瞌睡来老,不吃老。”小冯慢声说到,翻转侧身,鼾声微起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莫名得有些心疼。也许他这个年纪的人许多还在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,沉迷于游戏,而他却早已承担起不等同的责任与压力。

    11:35分,“嘿,醒了,吃午饭了!”我摇醒睡梦中的小冯,“哦,要得,马上起来!”小冯悠悠得答道,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的赖在床上,此时看着“起床困难户”的他,真不敢想这就是那个接到上班通知就立刻起床的年轻人。机手们的食堂就在进口工区,大家围坐一起吃饭,热闹非凡,席间小冯跟大家开着雅俗共赏的玩笑,摆着重庆人的龙门阵,有说有笑,好不融洽。

    12:15分左右,吃过午饭,大家又回到宿舍准备休息。15:20分左右接到通知,打横通道,15:50分准备就绪,开钻。17:10分钻孔结束,收车出洞。照旧还是换衣服洗澡,只不过今天有点特殊的是,小冯请大家到餐馆吃饭,没说原因,只说:“晚上应该没得班,嘞些天兄弟伙都累到起老,喝点小酒,放松哈!”说罢便走,而我总感觉他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,也许有什么好事?

    6:30分大家都到了预定的餐馆了,冯祥权,胡彬,张武军,李利,刘长其,叶正和,这些一个班的操作手,此外还有我、黄小兵、罗雄军。围坐好过后,上菜开酒,晚餐开始。席间,突然,小冯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拿起电话,对大家说:“你们先喝到,我去接个电话。”,过了一会儿,我见小冯还没回来,就借着上厕所的机会,顺便看一眼。走出去我才发现,小冯正蹲在地上对着手机比划着,似乎很开心,走进了才看清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小朋友,小冯扭头见我过来了,就站了起来,拿着手机给我看,“周哥,你看,嘞是我幺儿,乖不乖?”小冯说道,“嘞是你幺儿嗖,是个妹妹哦,嗨呀,眼睛好大哦,胖嘟嘟滴,好乖哦!”我边说边跟他女儿挥手道:“小朋友,几岁老?”他女儿似乎有点胆怯,对我并不感冒,“幺儿,快跟叔叔说,两岁老。”小冯细声温柔地教着他的女儿……就如此般的逗着小朋友开心得又说了几句,便挂断了视频连接。冯祥权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,递给我一根,点燃吸了一口,慢慢吐出对我说道:“周哥,你把娃娃和老婆带起还是要得,天天都能看到起。”我说:“啷个?想娃娃了迈?”小冯又吸一口说道:“是噻,我们娃今天满两岁也,唉,太忙了,回去不到。”说完,他就低下了头。我突然一时语塞,想起他上次休假回去,竟然还是他父亲过世,3个多月没有回家了,又是女儿两岁生日,心里一酸,如鲠在喉。我拍了拍他略显颓废的肩膀,此时,他抬起头,望向天空叹口气,转过头来时又是满脸笑意,说道“周哥,没得事,走,回去喝酒!”

    饭局大概是晚上8:30分左右的样子结束,大家都吃得玩得很开心,我随他们走了一段,到项目部时话别,叮嘱道:“回去早点休息,万一下半夜又要上班咋办,不要耍得太晚!”小冯说:“放心嘛周哥,没得哪个多喝了点,我们晓得没得班。”我看着他嬉闹说笑着走进夜色,背影渐渐模糊,视野渐渐模糊。

    我喜欢跟这些机手打交道,冯祥权只是众多机手中的一个,他们在祖国各地奔走,在水利水电,铁路公路,以及矿山等诸多工地上坚守自己的岗位,为项目施工建设挥洒血汗;每天跟设备和岩石打交道,做着周而复始的工作,陪伴他们也只有那份来自于家人的思念和牵挂。我想他们的“1天”就像1个“圆”,是圆满的圆。

    (图为班长冯祥权操作特拉斯半电脑台车钻孔画面)

    (图为班后辅助维修画面)

    (图片从左到右:冯祥权,胡彬,彭云都是年轻的机手)


    返回首页 | 新澳门娱乐网址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收藏本站
    版权所有 新澳门娱乐网址 Copyright @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1003003号